原标题:本日,尚有几多人在读“纯文学”

今日,另有几何人在读“纯文学”

  连年来,在综艺、网剧、游戏等娱乐产物的攻击之下,传统的图书出书面对着不小的挑战。不久前一位网友颁发的这样一条微博——“20年前的孩子读余华、苏童,10年前的孩子读韩寒、郭敬明,此刻的孩子压根就不念书了”就获得了大量转发和评论。这条微博在出书行业内也激发存眷,还呈现了与迩来热议的“消费降级”话题相应的“阅读降级”一说。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如今百姓在阅读选择上日益趋向功利化、鸡汤化、碎片化,真正有代价的文学类图书正在徐徐失去市场。而克日,一部经典文学著作《遮蔽的天空》在海内意外走红,为所谓的“阅读降级”说法提供了反证。

  乐成励志书籍夺眼球

  人们真的越来越不爱读纯文学书籍了吗?外貌看来好像确实如此。好比打开抖音,与阅读有关的内容险些全是“5本书让你的城府深不行测”、“假如你一个月还挣不到30000元,就该好好读这几本书”、“你和世界首富只有6本书的间隔”之类,在淘宝上热卖的也大多是这种教人该如那里世、如何挣钱的乐成学励志书籍,在由亚马逊中国、京东、当当、博库等图书平台宣布的2017年图书销售榜单中,此类“鸡汤文学”同样占据了半壁山河。

  与之对比,文学经典明明成了弱势群体。据业内人士透露,今朝海内很多纯文学书籍的首印数连1万册都不到,唯有少数像莫言、王安忆、贾平凹等成名作家,才大概享受到新作首印数超10万册的报酬。甚至在出书业更为发家的西欧,形势也不容乐观。2017年底英格兰艺术委员会(ACE)宣布的行业陈诉就显示:去年在英国,一本纯文学图书的销量平均只有3000册,出书社付给纯文学作家的平均预付稿酬也从早些年的6万英镑淘汰到6000英镑。

  文学经典《遮蔽的天空》意外走红

  然而就在方才已往的9月,一本文学经典《遮蔽的天空》在上市24小时之内便迅速拿下京东图书预售榜、亚马逊小说新书榜、当当小说新书榜等各大图书榜单的冠军位置,上市7天后又紧张加印,在豆瓣网上也收获了8.7分的高分,出人意表的佳绩为貌似低迷的纯文学图书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据先容,《遮蔽的天空》由美国著名作家、作曲家、翻译家保罗·鲍尔斯创作,首次出书于1949年,通过“二战”竣事后3个美国常识分子前往撒哈拉观光途中产生的故事,探究了现代人的感情疏离和存在危机。它是一本世界公认的文学经典著作,曾稀有地同时入选兰登书屋和《时代周刊》“100部最伟大的英语小说”榜单,与《麦田里的守望者》《了不得的盖茨比》齐名。国际知名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曾将其改编拍摄成同名影戏,斩获了当年的金球奖和英国影戏学院大奖。

  谈及引进这本书的初志及其走红原因,出书方读客文化的总编辑许姗姗暗示:“《遮蔽的天空》直指人生的终极问题:我们在世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此刻我们这些物质糊口充足的年青人,从来没有如此急切地盼愿知道这个谜底。因为比起上一代人,我们更容易陷入沮丧,感想苍茫,对急剧变革的世界无所适从。《遮蔽的天空》所叙述的主题刚好与当下读者的精力状态很是贴合,它会指引我们去探讨这个谜底,正如本书封面文案上所写的,‘意识到人生虚无的人,比任何人都更盼愿真实地在世’。别的我也相信,只要是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就终究不会被隐藏。”读者对此也颇有共识,豆瓣网友muumuudoll就在评论区讲话称:“《遮蔽的天空》是我连年来阅读的海外小说中最为震撼的一部,它让我开始当真思考,人终其一生到底在追寻什么。”

  阅读没有“降级” 只是更多元化

  许姗姗还讲到,事实上像《遮蔽的天空》这样的文学经典一直有着不变的流量和读者群。假如比拟图书销售市场数据提供商“北京开卷”在2008年和2018年的榜单就不难发明,当年的脱销书榜单流失率高达90%,10年前的许多脱销书早已不见踪影。与这些“鸡汤文学”和乐成学励志书籍一阵风式的爆红对比,文学经典却有着长期弥新的潜力,像马尔克斯的作品《百年孤傲》《霍乱时期的恋爱》,尚有一众诺贝尔文学奖作者的作品销量常年保持不变,多年来一直是脱销榜上的常客。

  并且仔细调查的话也不难发明,根基每年总会有几本纯文学作品崭露头角,引领读者的阅读潮水,如2016年就呈现过《斯通纳》这样的现象级作品,2017年则有21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传奇大家格雷厄姆·格林的《恋情的终结》,该书上市不到一个月便狂销10万册。“事实上,中国图书市场上的纯文学品类图书一直保持着稳中有升的增长态势,在整体市场中占据重要职位。不是说此刻的读者不念书了,只不外是阅读的前言变了,有人看纸书,有人看kindle,有人看手机。也不是说读者只喜欢读快餐书,而是阅读变得更为多样化,鸡汤有人在读,经典文学也有人在读,我们要接管这种多样性。相信跟着百姓素质的晋升,阅读不只不会降级,反而会不绝进级。”(崔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