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国教育村民在悬崖绝壁上修路。资料图

王光国教育村民在悬崖绝壁上修路。资料图

  联贯不绝的深山,蜘蛛般悬挂的夫君,枯裂如松皮的双手,沾满土壤的鞋袜,像极了寓言故事里的“愚公移山”,这一幕真真实实地产生在湖北店子坪村的悬崖绝壁上。

  一天一双手套,一月一双胶鞋。8年来,“愚公支书”王光国教育600多名村民,一锄一锄,一钎一钎地砸向绝壁顽石。他总说,“我们几百个村民,只要静心苦干,炸山开石,一米一米地凿,总有买通的一天。即便我们这辈打不通,尚有下一辈人!”

修路穿破的鞋。资料图

修路穿破的鞋。资料图

  滴水终能穿石,8年后,他们终于在绝壁上买通了一条“天路”。湖北店子坪村以后涅槃更生,实现了从武陵山区最高寒、最偏远、最贫穷的穷山村到脱贫攻坚“标杆”的富丽回身。

  “这条‘绝命路’,必然要买通!”

  湖北恩施店子坪村位于武陵山要地,平均海拔1200多米,绝壁连片,交通闭塞。走“天梯路”,吃“天河水”,庄稼“望天收”,住土墙瓦房木架子屋,曾是这个村落最真实的写照。曾几许时,那条悬挂在陡崖上的“鬼见愁”古盐道,成了他们独一的出山路。

湖北恩施店子坪村村民筑路现场。资料图

湖北恩施店子坪村村民筑路现场。资料图

  在王光国眼里,这条古盐道是“救命路”却也是“夺命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看到水面上浮着一具尸体,我认得那是邻村的一位大爷。”时隔多年,再谈起小时候的这段经验,王光国的眼里尚有着难以抑制的伤感。实际上,在此之前,也曾有数十位村民葬身悬崖,无数牲口跌进河底,“学生在半岩悬崖上走路,都有摔下去摔到河里摔死了的。”

  亲眼目击了灭亡的王光国,对深山无路的绝望体会得更真切。那一幕就像一根针深深地刺进了他的胸膛,他的心在淌血。2002年,王光国当选为店子坪村支部书记。那天夜晚,他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这条‘绝命路’,必然要买通!”王光国冷静在心中立誓。

王光国教育村民在悬崖绝壁上修路。资料图

王光国教育村民在悬崖绝壁上修路。资料图


  “猪卖了!倾家荡产也要修!”

  “路是店子坪村祖祖辈辈的但愿啊!我们的根扎在这里,不是保留在这里的人,大概无法领略我们对这片地皮的情感。”说干就干!他上任之后要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修路!

  在悬崖绝壁上凿开一条路,其难度是许多人所无法想象的。其时,许多村民都说王光国疯了!店子坪村地处深山,由于交通未便,所有的货品都要靠肩挑背扛,运输本钱很高,制作同样的屋子也要比邻村多花四倍的价格。“公路没通,天旱的时候,吃水要在河里挑,村里人娶媳妇都是难事。”修一条能通车的路,是村里几代人的期盼。即即是这样,没钱没技能甚至缺少人力,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条路能修通。但,王光国相信。他说,倾家荡产也要修!

  开山没有炸药,他就把老婆辛苦喂养的7头猪全部卖掉,换来的四千多块钱都买了炸药。或者在别人看来,这7头猪算不上什么,但对付王光国的家庭来说,这险些是所有的积储啊!“我哭了,他拿到钱后,转过身也哭了。农村喂几个猪,卖几个钱,太辛苦了。他又没有在家里帮过我几多忙,就卖点猪,他都给我把钱拿去修路了,我想不通啊!”看着溘然之间空空的猪圈,老婆的眼圈红红的。

  为了把村民组织起来,他挨家挨户去做思想事情,嘴皮子都磨破了。“修!只有路修通我们才有出路啊!”村民被打动了,一呼百应上山修路!

王光国教育村民在悬崖绝壁上修路。资料图

王光国教育村民在悬崖绝壁上修路。资料图


  绝壁上的第一声炮响!村落就有但愿了!

  2005年腊月初九,寂静的绝壁上第一次回荡起了隆隆炮声。

  70多岁的老人,20岁出面的姑娘,醒目活的都来了!村里的夫君腰间系着绳索,手持十多公斤重的风钻,像蜘蛛般悬挂在绝壁上,艰巨地凿出一个一个炮眼。山风刚劲,将他们吹得摇来晃去,他们不得纷歧次次调解姿势,从头开钻。

因恒久修路而枯裂的双手。资料图

因恒久修路而枯裂的双手。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