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咏流传》让首沉寂近300年的诗一夜间圈粉无数

“白昼不处处,芳华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是清代诗人袁枚的一首诗——《苔》。最近,这首诗不只刷屏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据此诗创作的同名歌曲《苔》,也犹如天籁之声牵感人心,在各个音乐平台全线霸榜。传统经典在现代旋律的演绎下,从头抖擞活力。

一首寂静了近300年的诗,为何能在一夜之间圈粉无数,为人们所熟知?捧红这首诗的正是CCTV大型诗词文化音乐节目《经典咏传播》。没有布满竞争的剧烈PK,没有决心剪辑制造“爆点”,只有一首诗、一支曲、一小我私家,古今相交、文化传承、经典重现……2018年原创第一爆款,专业范儿和风行性兼具,高端与地气儿同在。

作为央视原创的清流之作,《经典咏传播》在大年代朔首播当天就收到各路点赞,带来无限震撼。节目用“和诗以歌”的形式让传统经典诗词与新时代风行音乐相团结,融传统与时尚为一体,唱响经典,再造经典,给经典注入“时代”元素,给文化打上“先锋”烙印。作为央视新年文化节目标新开局,《经典咏传播》用全新的气象和崭新的作为打造优质电视节目标同时,乐成地打造了一张流传中国传统文化的有声手刺,评论称它开启了文化节目标2.0时代。

经典往往蕴于质朴之中,而质朴也经常藏于简朴之中。《经典咏传播》形式很简朴,就是纯真而清洁的读诗、唱诗和品诗。昔人云:“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吟诗作词本就是大雅之事,透着昔人的闲趣与修为。朗朗上口的《三字经》自带光环,魅力无限,浓缩大儒一生学识;广为传唱的《枉凝眉》《临江仙·滔滔长江东逝水》,名家一进场便勾起很多影象,身听经典,梦回初原;《天净沙·秋思》中元代马致远笔下的乡愁,何尝不是今世人的原乡情愫呢?《经典咏传播》光线很“亮”,演出者中不乏当红演员、实力派歌手……但万丈光线也盖不外诗词歌赋自己。时代在变,潮水在变,稳定的是对经典的敬畏之心和对文化的依恋之情。

“五千年文化,三千年诗韵,经典永传播,我们的文化从未断流。”每期开场,主持人的一句保存台词就已足够吸引人,和诗以歌更能抓住心灵。一群山里的孩子和一个支教老师演绎的《苔》,勉励平凡的人活出自我的代价,由孩子来演唱恰如其分,直戳人心;王俊凯一首轻松欢畅的《嫡歌》,给现代人开了一剂滋养心灵的良药,让人珍惜新时代优美年华;中国第一代钢琴家、88岁的巫漪丽大家倾情加盟,那充满皱纹的双手与乖巧跳动的音符,让人肃然起敬久久难忘,第一个音符响起,一曲《梁祝》绕梁而出:“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经典再造,一切在于传统与时代间是否形成了一种互文。如何做到“让今人瞥见已往,让世界瞥见中国”?《经典咏传播》正在操作其辽阔平台和强大招呼力尽力实验。家喻户晓的《送别》,原曲其实是一首美国歌,经中国艺术家李叔同填词,才发扬光大,舞台上双语演绎更是平增不少魅力;宋代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让台湾歌手陈彼得老爷子凭借酷帅的台风和真情的演唱同样韵味十足;耳熟能详的《登鹳雀楼》,由来自差异国度的音乐家配合演绎,将努力摸索、无限进取的人生立场表示得天衣无缝、极尽描述。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就是因为它可以经过岁月洗礼依旧魅力不减,无论古今中外,照旧明星黎民,只要你愿意亲近,它就会披发出一类别样韵味。

或者诗歌就应该被唱出来,才气完成它最终的使命,否则让诗孤傲地躺在文学文籍里沦为常识储蓄,终归是没有生命力的。但岂论是诗词照旧歌曲,感感人心的从来不是富丽辞藻的堆砌、精美细腻的能力,而是其背后储藏的真情实感。诵罢诗词,一曲终了,了不却诗中情、曲中神,它们所延绵的内在与风骨,一连滋养着魂灵,指引着偏向。在《经典咏传播》的舞台上,这些平平仄仄的唐诗宋词,在宫商角徵羽的音律韵脚中,犹如穿越古今、超过中外的一条纽带,买通空间,联通时间。本日,又用新时代精力灌溉,赋予它新的活力,点亮了硕果累累的中原文化长廊。(刘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