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钊,字守常,河北乐亭人,生于1889年10月29日。1907年考入天津北洋法政专门学校,1913年结业后东渡日本,入东京早稻田大学政治本科进修,1916年返国。1917年开始任职于北大,先后接受图书部主任、汗青系传授、评议员、校长室秘书等地位。另一方面李大钊努力举办革命勾当,遭到北洋军阀的敌视,并最终被捕,英勇捐躯,时年38岁。

  少年束发受书

  李大钊少年念书的时代,正是中国已经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时代,也是中国人民抵御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斗争,一浪高一浪地向前推进的时代。其时的中国,濒临着被帝国主义朋分的危机,国度生死、民族生死的问题,摆到了每小我私家的眼前。年少时,他就听到了鸦片战争等痛心的汗青故事。五岁时,产生了中日甲午战争。十一岁那年,发作了义和团举动,不久,八国联军侵至乐亭四周,占据了昌黎、滦州等地。帝国主义的霸道侵略,和中国人民的英勇抵御,在李大钊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固然,祖父想让他成为一个灿烂门楣的念书人,他却沿着一个爱国者和革命者的阶梯前进了。他刻意发奋念书,寻求救国救民的良策,来挽救故国于危亡之中。“钊自束发受书,即矢志尽力于民族解放之事业。”李大钊如是说,他热烈搜寻其时宣传新思想的书刊,贪婪地读着康有为、梁启超级人的著作,险些手不释卷。

  李大钊少年时代积聚了渊博的学识追求真理,抖擞着“矢志尽力于民族解放事业”的爱国思想,这就为他一生壮丽的革命事业种下了根苗。

  高筑神州风雨楼

  1913年,清当局北洋海军“复师之痕迹,渺不行睹”,李大钊怀着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抱负来到日本早稻田大学。在早稻田大学,他结识了仰慕已久的章士钊,二人时常配合探讨,并成立了深厚的友谊。

  1915年1月,日本当局向中国当局提出了旨在从中国攫取庞大好处的“二十一条”要求。李大钊介入中国留日学生总会,并被推举撰写《告诫全国长者书》。李大钊回述甲午战争后20年间痛史,提出:中国“待亡”已好久了!所以没有顿时亡国,原因在于列强在侵华进程中形成的“均势”,此均势“牵一发,则全身俱动”。所以,欧战发作,“正如铜山东崩,洛钟西应,而呱呱坠地之中华民国,遂无安枕之日”。不只如此,他对日本当局的阴谋企图了如指掌,他认为,“二十一条”是日本兼并中国之由来,是每一其中国人镌骨铭心、永志不忘的奇耻大辱。

  缔造芳华中华

  1916年5月,年仅27岁的李大钊在竣事了两年多的留学糊口后,从日本回到故国,李大钊向国人第一次叙述了他的抱负主张--缔造芳华之中华。这是他其时的抱负,也是他对国人,首先是对青年的招呼。他认为,其时中国的出路就是要挣脱旧传统、旧见识的束缚,成立一个芳华的国度。

  1918年,李大钊进入北京大学接受图书馆主任,进入北大的李大钊,很快就置身于新文化举动的中心,成为新文化举动的主将。但符号着他正式投身到这个阵营的,照旧他颁发在《新青年》上的第一篇文章--《芳华》。

  李大钊在《芳华》中指出,中华这个民族在人类汗青上巍然屹立了几千年,缔造了罕见的人类文明,这是汗青事实,是不容否定的。可是,到了本日,它“衰老”了,“僵化”了,被以前的文明所束缚,背上了肩负。他招呼青年勇往奋进,与旧传统盘据,去缔造抱负的中华。在此基本上,李大钊进一步认为地球也有无尽的芳华,人类也有无尽的芳华,而且引出民族有无尽的芳华,国度有无尽的芳华,青年有无尽的芳华。也就是说,李大钊所说的“芳华”实际上就是生命活力!

  他认为,青年一方面该当不绝挣脱已成的各类见识的束缚影响,天天都保持无拘无束的芳华活力;另一方面该当放弃对款子、权力的追求,挣脱机器糊口的承担。

  为何这么说呢?李大钊以为,追求款子权力不只是为本日享受,更是为来日诰日的享受,所以放弃这些追求就不只是为了保持今天的芳华,并且也是为了保持嫡的芳华。他认为,放弃了对款子和权力的追求,便可以完完全全地保持小我私家人格的独立,才气以这种独立的人格,与进化的宇宙竞进。人只有这样,才气不为物的仆从;没有物欲,也才气制止为逐物而造成的对本身身心人格的伤害。人若能做到这样,便会洪流漫天不怕淹,大旱融化金石、烧焦地皮不怕热,居住充满尘埃的小屋,吃糠咽菜亦可以成为尧舜。芳华活力不会受到外界千变万化的影响而削弱;人的智慧才智也就不会被汗青上古老思想见识所塞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