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日,台州黄岩的赵密斯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说本身在看了儿子写的三八节日记后,心里很是地忸怩和惭愧。“我给妈妈讲故事,不外妈妈仿佛不喜欢我讲的故事,一直在看手机。这让我的脸色大打折扣……”

  孩子日记

  妈妈一直在看手机

浙江小学生写悲哀日记:给妈讲故事她一直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