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年5月的一个周末,美国亚特兰大中文学校北校的结业仪式正在举办中,大厅里坐满了学生、老师和家长。台下有一位老师显得比谁都忙,她发完了孩子们的奖品和奖状后,又忙着给几个穿戴整齐的孩子的胸前缝上写有名字的标识。这位老师不是别人,正是北校五年级四班的老师丛勉尔。终于轮到五四班了。4男4女,8个孩子排着队走上舞台,在满场观众的凝望下开始了他们的古诗角逐。你一首,我一首,除了家喻户晓的《春晓》、《静夜思》等在中文学校进修的古诗,尚有许多连大人们都不太熟悉或记不全的《侠客》、《秋浦歌》和《春夜喜雨》等,更令人赞叹不已的是一些长诗,诸如汉乐府诗的《长歌行》,岳飞的《满江红》,北朝民歌《木兰辞》,孩子们背起来琅琅上口,再配上一些带着稚气的行动和心情,引得大厅里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演出乐成了!快乐和孤高清晰地写在了丛老师和家长们的脸上,最自得的虽然是孩子们本身了。

 

  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动力让这些9岁阁下的孩子那么热衷于背诵古诗呢?故事还得从一年前说起。当时,这些孩子还在丛老师的四年级班上,他们所用的中文讲义上第一次呈现了古诗,诸如孟浩然的《春晓》、杜甫的《绝句》。在丛老师的指导下,这些到处颂扬的诗句一会儿就被孩子们读得倒背如流。丛老师一向以点子多、善于更换孩子的进修努力性著称,她常常思量如何提高孩子们学中文的热情,以为可以通过进修诗歌让孩子们既学好中文,又不以为枯燥。于是她提议,在那学期的期中测验之后搞一次诗歌朗诵角逐。思量到孩子们刚开始学古诗,丛老师就把背诵的范畴扩大到童谣、讲故事,包罗在讲义上学到的故事。这样一来,大大都学生都以为本身可以去比试一下。一轮一轮地比下来,最后剩下程雪薇和张艾文。程雪薇背了十多首古诗,张艾文的背诵内容则包含万象,古诗、故事、童谣,什么都有,比及程雪薇“弹尽粮绝”的时候,张艾文拿出了他的压台戏——唱了一曲《铁道游击队之歌》,险胜程雪薇。丛老师在祝贺张艾文夺冠之余,积极传颂程雪薇的古诗功底,傍观的家长们也不住地惊叹程雪薇古诗背得好。

  再说张艾文固然很兴奋夺得了冠军,回家今后总感受到有点不太满意。老师和其他人传颂程雪薇的话对平时并不十分争强好胜的他似有触动。他妈妈见此景象,就一气呵成地问他想不想也多学点古诗,今后再有角逐的时候就可以拿出点真才干来。事有凑巧,那次期中测验时,中文学校抉择举行一次中汉文化常识比赛。张艾文的妈妈头天晚上兴之所至教了他一首李白的《静夜思》,功效常识比赛中有3道题是和这首诗有关的,张艾文理所虽然地多得了3分。角逐功效,在35道题中张艾文答对了29题,全班最高,奖品是一套中汉文化、汗青、地理丛书。

  尝到了学古诗“甜头”的他,见妈妈问他要不要学古诗,心想,究竟读古诗有点像学音乐,有韵律,有节拍,不太难学,还不消写字,所以顿时就承诺了。以后今后,只要一有空,张艾文就会跟妈妈学唐宋的诗词。个中有的诗,妈妈本身也不熟悉,母子俩就一起学,张艾文就更以为有趣了。饭后茶余,甚至开车外出的路上,背唐诗成了一件家庭趣事。有一次,张艾文在《美国地理杂志》上看到一幅荷兰的风光画,脱口而出“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爸爸妈妈又惊又喜,交口传颂他古诗学得好,既会背,又会用,把张艾文夸得喜滋滋的,学古诗的干劲更大了。日积月累,比及丛老师要举行第二次古诗角逐的时候,张艾文把他会背的诗列成了一个票据,连他本身都很惊讶,居然有40首之多!这才有了本文前面所提到的五年级四班古诗角逐中张艾文和程雪薇“白热化”的竞赛,连程雪薇也没想到张艾文一年之中会有这么大的变革,真是“士别三日,当另眼相看”!

  我从张艾文学古诗的经验中总结出3个别会。一是老师善于变着举措提高学生对进修中文的乐趣;二是家长有意让孩子多接管一些中国文化的熏陶,因而竭尽全力;第三,恐怕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大都孩子或多或少会有一点争强好胜的心理,假如掌握住他的好胜心并善加操作,就能把孩子之间这种康健的竞争酿成一种进修的动力,虽然,当令的表彰也起到了敦促浸染。(陈红 寄自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