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尚有几多人在读纯文学

  许民彤

  不久前,有这样一条微博,“20年前的孩子读余华、苏童,10年前的孩子读韩寒、郭敬明,此刻的孩子压根就不念书了”,获得了大量转发和评论,甚至呈现“阅读降级”一说。人们真的越来越不爱读纯文学书籍了吗?外貌看来好像确实如此。连年来,在综艺、网剧、游戏的攻击之下,传统的图书出书面对着不小的挑战。图书平台上热卖的多是教人该如那里世、如何挣钱的乐成学励志书籍,“5本书让你的城府深不行测”“你和世界首富只有6本书的间隔”之类。2017年图书销售榜单中,此类“鸡汤文学”占据了半壁山河。与之对比,文学经典明明成了弱势群体。今朝海内很多纯文学书籍的首印数连1万册都不到,唯有少数像莫言、王安忆、贾平凹等成名作家,才大概享受到新作首印数超10万册的报酬。好像可以由此推论,如今的阅读选择日益趋向功利化、鸡汤化、碎片化,真正有代价的文学类图书正在徐徐失去市场。然而,一部经典文学著作《遮蔽的天空》克日却在海内意外走红,为所谓“阅读降级”说法提供了反证。

  《遮蔽的天空》由美国著名作家、作曲家、翻译家保罗·鲍尔斯创作,1949年首次出书。该书虽曾数次被出书社退稿,但出书后一度脱销,曾入选《时代周刊》“100部最伟大的英语小说”榜单,与《麦田里的守望者》《了不得的盖茨比》齐名。2006年翻译成《情陷撒哈拉》引进中国市场,并未造成多大惊动便寂静下去。此次再次引进中国,没想到出书后迅速爆红,24小时之内便迅速拿下各大图书榜单的冠军。上市不到1个月,已经迎来第2次紧张加印。

  有人说,《遮蔽的天空》出人意表的佳绩为貌似低迷的纯文学图书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我认为,这不是什么强心针,并且,纯文学的昌盛也不行能依赖短效的强心针,要害还在于文学经典直指人心的内涵气力。我们可以看看《遮蔽的天空》的内容简介:通过“二战”竣事后三位美国常识分子前往撒哈拉观光途中产生的故事,从恋爱、婚姻、观光、灭亡、存在代价、人生意义等方面,探究了现代人的感情疏离和存在危机。而一位读者的评价或者更能说明这部文学经典70年后依然能感感人心的原因:该书让我开始当真思考,人终其一生到底在追寻什么?

  事实上,与大都经典作品一样,《遮蔽的天空》直指人生的终极问题:我们在世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当今社会中,物质糊口充足的年青人,从来没有如此急切地盼愿知道这个谜底,因为比起上一代人,他们更容易陷入沮丧,感想苍茫,对急剧变革的世界无所适从。《遮蔽的天空》所叙述的主题刚好与当下读者的精力状态很是贴合。

  在恒久的汗青演变中,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问题,可是,另一方面,人类也有着沟通或相似的需求和盼愿。人类一直被一些配合的困难所困扰,也积聚了很多应对这些困难的配合履历和伶俐。这些人类的配合履历、伶俐和启示,就积淀、保存和贮存在经典文化之中。一些经典作品往往比现代脱销书更能搔到我们的痒处、痛处,或许就是源于此。《遮蔽的天空》中关于恋爱、婚姻、观光、灭亡、存在代价、人生意义等的思考、思辨,可说是我们绝大大都人在一生中都要碰着的问题,在今世世界具有普遍性、配合性。我们在个中看到的就是我们当下的自我履历,触及的就是当下时代的痛点,我们怎能不与这部文学经典产生精力的共识?这就是文学经典穿越时空的思想代价和精力光线。

  不可否定,今朝我们的文化风行着轻视经典、消解经典的立场和现象,漠视文学经典对我们的努力影响,放弃对经典的敬畏与服从,但事实上,像《遮蔽的天空》这样的文学经典一直有着不变的流量和读者群。假如比拟图书销售市场2008年和2018年的榜单就不难发明,当年的脱销书榜单流失率高达90%,10年前的许多脱销书早已不见踪影。与这些“鸡汤文学”、乐成学励志书籍一阵风式的爆红对比,文学经典却有着长期弥新的潜力,像马尔克斯的作品《百年孤傲》《霍乱时期的恋爱》,尚有一众诺贝尔文学奖作者的作品销量常年保持不变,多年来一直是脱销书榜上的常客。事实上,中国图书市场上的纯文学图书一直保持着稳中有升的增长态势,在整体市场中占据重要职位。不是说此刻的读者不念书了,只不外是阅读的前言变了。也不是说读者只喜欢读快餐书,而是阅读变得更为多样化,鸡汤有人在读,经典文学也有人在读,我们要接管这种多样性。相信跟着百姓素质的晋升,阅读不只不会降级,反而会不绝进级。

阅读降级?今日另有几何人在读纯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