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我私家的顽强里,藏着低程度的认知

  文/清悠

  01

  你大概会有这样的经验,跟人攀谈时,有时你从各个角度给他阐明一个问题,提出中肯的发起,可是他怎么都听不进去,表示地异常顽强。

  好比,一个女孩深陷情感骗局,外人一看就知道男孩在骗她,但女孩子却顽强地认为男孩是真正地爱她,任凭外人怎么说,她都不会改变主意,甚至认为别人在不怀盛情地粉碎他们。

  再好比,你苦口婆心地跟他人说年青的时候多学点对象,多增长见地,对本身的事业、人生都有辅佐,他却认为什么文化、常识都没有用,碰着工作还得靠钱、靠干系、靠命运。

  于是,你所有的发起压根就不会起浸染,他总会顽强地寻找来由,顽强地放弃尽力。

  每当这个时候,等你们争论一番毫无功效时,你也许会有一种挫败感,甚至捶胸顿足地喊道: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顽强的人,这么简朴的原理,他怎么就是不懂呢?

  前几天跟一个同伴谈判某个问题,他提出来说一项数据不正常必定是设备妨碍的原因。我说先别着急,等我查一查。

  当我汇报他数据差池并非是设备运行不正常,而是因为谁人时刻正好有工人在查验,同时又受其他许多不行控的因素影响,才呈现了这样的问题。

  我把查验记录发给他,并指出了几项大概性的因素,但无论我怎么摆事实说明,他都认定了就是设备妨碍的原因。

  我说得口干舌燥却又气愤难当,分分钟都有想把电话摔掉的激动。

  等沉着下来之后,我便想他为什么这么顽强?

  大概很大的原因就在于其认知本领,当发明这种问题时,他的第一回响甚至是独一的回响就是设备妨碍,任你怎么拿证据去给他看,他都改变不了本身的观点,因为他基础没有其他的观点。

  一小我私家的认知程度越有限,其想法就越单一,越缺乏判定力,人就会表示地越顽强。

  02

  有许多人会说顽强没有什么欠好,它暗示一小我私家有所僵持,不被同化。

  我想说的是顽强在此并非正向的执着、僵持原则;

  而是当你面临差异意见时,异常敏感,异常自尊,拒绝反省、拒绝倾听、拒绝进修的行为,它甚至会演酿成过度的偏执、执拗。

  而这时,你就很难再进步、再生长。

  也有许多人把顽强当成一种张扬自我的本性,似乎有一天一旦不顽强了,那是不是就会随波逐流,变得毫无特点可言。

  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想法,错在把顽强这种棱角当成了本性,将棱角和本性相夹杂。

  有些阻碍生长的棱角是应该被磨平的,使自身变得越发圆融,但这不影响你本性的形成。

  一个真正优秀的人会保持其奇特的本性,因为他们认识到,所谓的顽强并不是奇特的本性,某种水平上说是一种人格缺陷。

  恰恰是顽强阻碍了一小我私家精采本性的形成,它往往使得你越来越过火,缺少宽容和伶俐,阻碍了你进修、思考以及接管新鲜事物的本领。

  美国心理学家乔治.凯利曾经提出过“小我私家构念论”的概念。

  小我私家构念即由小我私家过往的见地、期望、评价、思维等等所形成的见识。

  当碰着沟通可能相似的场景时,一小我私家的脑海里便会泛起出他以往的履向来对该问题可能场景做出判定。

  当你的认知本领很低时,脑海里的小我私家构念就会趋向于单一,缺乏弹性。

  因此碰着问题时,你的小我私家构念所提供出来的对策就很狭窄,但却成为了你的全部,你误认为这就是所有的、最好的对策,没有其他的大概。

  而当你的认知本领高,见地的多、读到的多、经验的多、有独立思考本领时,你就会得到越来越多的常识和履历,你的小我私家构念就会越富厚、越丰满,在同样的问题眼前你便不会只是执着于一种谜底,而是有几种大概的谜底。

  03

  假如用数学的荟萃来暗示,即认知低的小我私家构念是A,认知高的小我私家构念是B,B包括了A,除了A之外,B中尚有其他的荟萃(好比C、D、E……)。

  举个例子,认知程度低的人顽强地认为念书、上大学没用,大学结业生赚的钱还不如小学没结业的人赚得多,他们的权衡尺度就只是款子。

  而认知程度高的人的权衡尺度中除了款子之外,尚有事情时机的选择,自身潜力的挖掘,精力趣味的晋升,多元化的进修等等。

  认知本领高的人,往往更乐于提高本身,于是一段时间后,当你返过来再看本身做的对策可能思考时,往往还会增补更多的大概性。

  因为你又进步了,你的认知程度又晋升了。

  这就是为什么当一小我私家知道的越多时,越大白本身的蒙昧。

  因为,你的认知程度越高,你越大白外面的世界之大,常识是学不尽的,你没法顽强起来,只有谦虚地走在进修、贯通的阶梯上。

  因此,真正锋利的人物反而很谦虚。

  就像苏格拉底所言:我独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