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雨生和张惠妹的这首对唱情歌歌词,而今好像是对游戏平台和违约大主播干系的最好诠释(请不要忽略这个“大”字)。打开今天头条,笔者本日收到的推荐新闻又是一个关于游戏直播平台和违约主播的纠纷报道。

我爱的人,伤我最深——让游戏直播平台最爱的违约主播

看到标题,笔者不禁微微一笑,想不到最近法院的“主播违约”“暴击”案件还真挺多啊,平台靠违约金的收入,也是不菲的一笔应收账款了!看看虎牙,蛇哥+嗨氏,总计约7400万的违约金(抵偿金);看看斗鱼,对付蛇哥的违约行为和商誉侵权行为,总计向法院提起了4000万的诉讼抵偿请求;对付之前的炉石主播不二,已通过执行得到了400多万的违约金(抵偿金)。

我爱的人,伤我最深——让游戏直播平台最爱的违约主播

主播蛇哥

这样的违约大主播,不只在合约期间内通过自身本领和精彩的直播勾当辅佐平台得到了大量流量和礼品分成,还在擅自分开后给平台发了一个大红包,啧啧,真是动听!讲真,笔者真的想对直播行业的“可爱”主播们说说心里话。

我爱的人,伤我最深——让游戏直播平台最爱的违约主播

八门五花的直播平台

一、平台对大主播们,绝对都是真爱

直播平台的盈利基本在于流量,也就是用户。而基于用户主播之间的粘性特点,只要抓住了大主播,就是抓住了用户。因此,直播平台势必会对热手的大主播展开热情而又激烈的追求。一般来说,平台会给大主播绝对高人一筹的“薪水”(即独家合浸染度、独家直播用度),说出来绝对动听至深,甚至还会在签条约时给一笔不菲的签字费,就和体育明星转会雷同;另外,还会理睬给大主播大量的首页推荐等宣传支持,辅佐主播积聚更多的粉丝,获取更多的礼品。

二、正是因为有了深深地爱,才会对不公道的反叛举办严厉的追责

正是由于大主播所自带的粉丝效应,各大平台会使出混身解数来招募、引诱另有合约在身的大主播们。由于大部门的主播并没有太多的款子抵挡力和契约精力,对付第三方平台的高薪诱惑可能熟人、战队投资人的坑爹意见、勾引,往往会直接分开原平台,转向新平台的度量。原平台上的镇台明星,就这么被他人截胡、挖角,势必会给原平台造成无法补充的重大创伤。

所谓爱之深,责之切。带了绿帽的原平台假如差池本身大主播的无故拜别行为举办追责,就是向全世界宣告本身的软弱!同时,在“讲好处定端正”的贸易疆场上,对付不讲端正不守信用的主体,毫无疑问是不受同业者待见的,并会受到相关主体的追责。最后,从大情况的角度出发,假如放任大主播的擅自跳槽,会给其他主播树立不良的先例,进一步引起直播行业的恶性挖人比赛,这样的环境倒霉于直播行业的不变康健成长,绝非持久之事。

三、如何制止高价违约金/抵偿金

固然笔者不勉励大主播们在条约期间内主动解约,可是,假如解约的功效不能制止,那么我们就不得不体贴后续诉讼中,大主播大概包袱的违约责任了。在前文的几个案件中,大主播所包袱的违约金比娱乐明星的违约金跨越好几个档次,从这一个角度看,笔者真心仰视此刻明星主播们,对比娱乐明星和经纪公司违约的效果(也就几百万而已),的确不是同一数量级。

言归正传,假如要制止高价的违约金,可以从以下3个方面着手。

其一,主播具有分开原平台的公道事由。公道事由一般来说,就是平台方的事先违约行为,包罗多次、严重的过时付出、拖欠合浸染度、未凭据条约约定给主播提供推荐、宣传等。

其二,主播分开平台的进程,不能过分于随意,要凭据法令、条约约定的措施举办。好比,在转平台前,事先给平台发送清除条约的状师函,假如平台存在严重违约的行为且在收到状师函的3个月后没有回覆的,则条约应该认为已经清除。假如条约约定了清除条约的方法,则主播最好凭据约定的措施举办。否则,主播一走了之的环境下,一旦平台告状到法院,主播极有大概被认定为未经协商单方清除协议,这就是违约行为的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