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谣言和鸡汤党放过北大安金鹏

  时下很多鸡汤,之所以有“毒”,就在于它动辄拔高或假造,看似打鸡血,实则洒狗血。

  一些鸡汤党又糗大了。他们喝了一碗熬制多年的鸡汤,不意却严重掺假。

  《这个北大学霸的故事够怪诞:一切都是假的,20年来却打动了无数人》,“常识分子”公号克日刊发的这么一篇文章,激发遍及存眷。

  这则故事堪称重磅催泪弹,主角是数学家、北大传授安金鹏,以第一人称报告了其磨难史:他自幼家贫,奶奶病倒炕头,爷爷半身不遂;母亲一人割打3亩地的麦子,累得站不住了就跪着割,膝盖磨出血……又苦情又励志,的确是花式撩读者泪腺。而该故事也确实刊发过某知名杂志,上过许多节目,鼓励了无数学子。

  但所有为掺地沟油的鸡汤流下的热泪,都是便宜的。

  按照安金鹏的还原,自1997年国际数学奥赛摘金并保送北大后,其时的县文化局率领找到其怙恃,之后另一个安金鹏就冒了出来。这个虚构出来的安金鹏,以其感天动地的“事迹”二十年来声名远扬,“自述”的故事还拿了某个文学奖。

  真假安金鹏,完全是盘据的:假安金鹏成了众人眼中的楷模;真安金鹏却如芒在背。2006年,忍无可忍的安金鹏,曾奋笔写下博文澄清,却沉没在嘈杂的互联网中。

  这很正常:鸡汤式谣言永远都有其市场,而辟谣很难刺透那层信谣者筑起的“次元壁”,许多缺乏判定力的信谣者,本就是谣言精准俘获的“死忠粉”;更况且,谣言曝出后大概大面积流传,辟谣声音未必就能包围谣言流传的所有管道,所以辟谣信息很难抵达最需要触达的那群人。

  “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这就是现实给安金鹏的谜底:被推上“打动世人”高台的他,没有乐成捅破谎话的时机,只有无奈接管的余地。

  无论是格斗照旧报恩,都是“善”。但正所谓“真善美”,真是善的前提。前些年的许多“树典范”式宣传和时下的很多鸡汤,之所以有“毒”,就在于它动辄拔高或假造,“真”也是为了支撑“假”的说服力。到头来,看似打鸡血,实则洒狗血。

  无论是饱受诟病的“造神童”“树典范”,照旧纯真的“知音体”写作,但凡没有真实性支撑,就是自欺并欺人,最终也不免祸人并祸己。

  许多人喝下的数学家安金鹏“戴德鸡汤”里,掺了太多地沟油。如今,安金鹏已被绑上谣言战车约20年了,真心但愿,谣言和鸡汤党能早日放过他。